笠航

注视着太阳的人,谁能说你不会成为月亮呢。从向往光明那一刻起,你就已经站在了光明下。
是个写手 | 显著特征是更新慢 | 目前深陷绿红坑 | Alpha Female | Gryffindor | Browncoats | 17.01% Vulcan

【绿红】The Reluctant Peter Pan (2): Day 0 - Part 2

戴安娜值完班再去检查巴里的情况时,首先注意到的就是满眼的绿光。“你在干什么,哈尔?”绿灯侠带孩子的风格可谓是独树一帜了;普通人——哪怕是天堂岛标准的普通人——都不会把驾驶高速行驶的小型飞机当成幼儿的常规娱乐活动。


“陪他玩。”哈尔在瞭望塔的大厅飞行,以鸟类的敏捷绕过所有障碍物,灯戒像放风筝一样牵引着那架飞机,惊险的桶滚和半滚倒转被他做得轻而易举,巴里的笑声在房间那头都能听见。


戴安娜在地下看了一会儿,低头躲过一次精彩的低空飞行,表情变得很丰富,“我是不是应该感谢你们至少决定在室内玩这些花样?”哈尔停顿了一秒,带着渴望看了眼窗外的星空,最后还是摇了摇头,“我不...

【绿红】The Reluctant Peter Pan (1): Day 0 - Part 1

*如果您还没有看Prologue,请先往前翻一篇看完它。


新版本的宇宙跑步机融合了来自孤独堡垒、火星和天启星的科技,在维持基本原理的前提下外型完全改观,看起来充满了未来感。克拉克几乎和巴里同样兴奋,有那么一段时间瞭望塔里全是红色和蓝色的残影。


不知不觉就到了再次实验的那天。巴里踏上跑步机,克拉克和哈尔在左右两边盯着他,戴安娜在前头站着,手按在套索上,布鲁斯照例靠在角落里散发出一股阴沉的气息。


最开始一切如常:巴里连上神速力,加速,超出了肉眼能捕捉的范畴,电光噼啪作响,跑步机发出一阵蓄势待发的轰鸣。他们等了两分钟,跑步机的声音变得奇怪起来,轰鸣中夹杂着沙...

【绿红】The Reluctant Peter Pan: Prologue

巴里第一次实验宇宙跑步机失败的时候炸掉了半间屋子。


感谢神速力,他人倒没事,不过几个小时后来自蝙蝠侠的训斥留下的创伤可远比爆炸来得深远。


“你是个能为自己做决定的成年人,闪电侠,”黑夜骑士不带表情地盯着他,“因此我只能强烈建议你对这一危险项目重新考虑。”好像那还不够似的,几天之后的联盟会议上,布鲁斯还非要当着所有人——当着哈尔——的面单独把他点出来,“另外,闪电侠,请记住我之前对那个项目的建议。”


“什么项目?”哈尔从后仰的姿势里坐直了,一脸哀伤地看着巴里,“你在忙什么大蝙蝠知道的事情而我却不知道?”“呃,实际上我已经打算放弃那件事了,”巴里试图撒谎,“我猜宇宙跑步机可能的确是个危险的点...

【绿红 | 西幻AU】深谷的群狮 (5)

巴里没来得及那么做,因为那个已经被遗忘的法阵里突然传出了一阵让人毛骨悚然的咕咕声,地面开始震动,青黑色的漩涡出现在法阵中心,以惊人的速度逐渐扩大,最靠近它的那个年轻人类在咒语禁制下下无声地颤抖着,从贴近地面的小腿开始被溶解成一团血肉。巴里骂了一长串脏话,迅速转身抓住哈尔的肩膀把他拖远了,“你最快什么时候能把一条成年的龙带到这里?”哈尔扫了眼天空,“日落之前。可你别想一个人对付这个,我不能——”


“别天真了,”巴里朝法阵中心一指,“那是死神!一个只会耍花样的人类法师能做什么?快去!”“一只凤凰又能做什么?你比我快,我可以在这里拖住他——”“哦请原谅我听起来这么自大,”漩涡吞没了所有祭品、连同昏...

【绿红 | 西幻AU】深谷的群狮 (4)

“呃,哈尔?我们有个小问题。”哈尔依依不舍地从他的羽毛里抬起头,“什么事?”“现在是白天,我不能就这样子降落下去,太显眼了,你需要想个办法。”“不用担心,你现在变成人形就好,我知道很多飞行咒语。”“为什么你听起来这么可疑?”巴里成功地用一段思维传达出不信任,“你是不是从来没亲身用过那些咒语?”


“我当然用过,”哈尔理直气壮,“只不过我和你一样,从来没有载人的经验。”巴里哀鸣了一声,“至少请向我保证我不会成为历史上第一只摔死的凤凰。”“我是个很强大的法师,巴里。”“很高兴至少我们两个中有一个对这件事有信心。”“巴里!”


他们的降落过程稍稍出了点意外,因为哈尔知...

【绿红|Lifeline 半AU】Hello Sweet Stranger(4)

你能想到办法从那里出去吗?

总不能指望这些人又犯一次愚蠢的错误——

这次不是生物识别系统了。

看起来是由摄像头捕捉信息的,这把锁。

你需要说得更详细才行。

想象一把指纹锁:只是它识别的不是指纹,而是,呃,我猜是当地人特有的运动方式。

我要怎么做到像那些长满触手、半人高的外星人一样运动啊?

告诉我你现在不是对着镜头蹲在地上跳舞。

不然你帮我想个更好的办法?

你的灯戒不是只能查询到文字资料的,对吗?

哦巴里,你真是个天才。

是的,我想灯戒的确能够读取他们在各种场合被录制下来的动作——计算规律——多角度整合——进行三维投影。

锁开了。

计划好要怎么说服他们了吗?

不如我们...

【绿红|Lifeline 半AU】Hello Sweet Stranger(3)


请使用口头语言和我们沟通,人类。

看来我的手语给他们留下了糟糕的印象。

是这样的,我发现呆在这里真的帮不上什么忙——除非你们认为我作为外星生物有很高的观赏价值?

那个表情就足够我领会你们的意思了,不需要采取暴力手段,对,把那个放下,谢谢。

总之,我希望你们能放我出去,我能在研究上帮到忙,你们可以留着这个监控器,如果我出现了什么症状就再把我关回来。

你认为这间房间的作用是监控你

Well, 很显然它不是为了观察野生状态下的人类。

我们在观察寄生虫。

你被感染了,感染是不可逆的,我们必须在可控环境下观察它的后续发展。

哦,所以我是你们的实验对象了。

要是我最后...

【绿红 | 西幻AU】深谷的群狮 (3)

巴里简直被他噎得无言以对,“我应该感谢你的特别优待吗?”“完全不用客气,我亲爱的。”“我就不去追究你奇怪的称呼方式究竟是从跟谁学的了。哈尔,还有一件事情你也许会想知道。在你昏迷的时候我尝试了治疗你。”


“我想也是,”哈尔卷起一边袖子,发现本该有一道深长灼伤的地方皮肤完好无损,“令人赞叹。”“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呃,”巴里偏了偏脑袋不太自在,“我似乎不是治好了你的伤,而是治好了你人类的弱点。”


“人类的弱点?巴里,你得说得比这更详细一点才行。”“很不幸凤凰的魔法有时候非常任性,我只是想治好你,但是我的生命力一直像刚解冻的泉水一样不停地往你身上钻,然后就……我想...

【绿红|Lifeline 半AU】Hello Sweet Stranger(2)


好吧,我得说没有什么能比什么都没有的星球更让人发毛了。

和我聊会天,巴里。

关于这座星球发出那些信号的目的,你和我想的一样吗?

我认为应该是为了找到下一位宿主。

我想也是。就像捕蝇灯。

真是糟糕的比喻。

抱歉,显然外星病毒最先影响的部分是我的幽默感。

这就带来了下一个问题,为什么我没事?

我的确非常为自己的意志力自豪,但就算我也没想过能靠它战胜病毒感染。

你认为这是可能的吗,医生?

临床上的确认为病人的求生意志对治疗效果有较大影响。

但是我认为你遇上的是不同的情况。

事实上我不认为那是病毒。

你有没有想过这种可能?不存在“发出信号的生物”,星球的原住民就是尝试感染...

【绿红|Lifeline 半AU】Hello Sweet Stranger(1)

一句话简介:

绿灯侠的任务出现意外而迫降在外星,他捡到地球某艘科考船遗留下的通讯器,而讯号那头的人有地球上最快的打字速度。


[通讯正在接入]

[正在建立连接]

[正在接收消息]

你好?

这玩意儿能用吗,我说?

也许我该放下这个蠢主意,更加专注于寻找——

寻找什么?

很好,所以它能用。你好陌生人,我叫哈尔乔丹,正从一个鸟不拉屎的偏远星球向你发来问候。

[Great, so this thing’s actually working. Hello sweet stranger, this is Hal Jordan, sending his greetings from...

1 / 3

© 笠航 | Powered by LOFTER